《上帝的科学——零点中的宇宙与大脑中的精神》前言
2020-11-14 10:37:27
  • 0
  • 0
  • 0
  • 0

《上帝的科学——零点中的宇宙与大脑中的精神》前言

徐永海(曾就读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79级)

  

  

  

一、进一步理解相对论一定会得出,宇宙本身是个点,是在上帝的手心里

  

  在宇宙空间中,地球是以很快的速度在运动中,如地球围绕太阳的运动速度是29公里/秒,太阳带着地球在银河系中的运动速度是250公里/秒。如果一些光是从前面迎头撞向地球,相撞加重,光撞到地球的速度应当是光速加上地球的速度。另一些光是从后面追尾撞向地球,相撞减轻,光撞到地球的速度应当是光速减去地球的速度。

  

  可是,在1881年-1887年的迈克耳逊-莫雷实验中却发现了,不论是从前面迎头撞到地球的光,还是从后面追尾撞到地球的光,它们相对于地球的速度都是恒定的、不变的,都是30万公里/秒,不加,不减。为此,在1905年爱因斯坦提出了“相对论”,其中提出了“光速不变原理”。即,光相对于任何运动体的速度都是恒定的、不变的,都是30万公里/秒;光与任何运动体之间的速度差永远是30万公里/秒;方向相同时,光的速度永远比任何运动体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秒。

  

  打开手电筒可以发射出来一束光,这束光可以是一个光柱。如果光源从开到关是1秒钟,这个光柱的长度就是30万公里。如果光源从开到关是1百亿年,这个光柱的长度就是1百亿光年(距离)。这个光柱,这束光,我们可以认为它是由一段一段的光段构成的。

  

  如果,你和一束光的前端同时从地球出发,相伴着飞行100亿光年的距离(近整个宇宙空间的距离),之后返回地球。如果,你是用1年的时间就完成了这趟旅行。在飞行中,你依旧会发现,这束光的速度依旧是比你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秒,这束光中的一段一段的光段依旧是以30万公里/秒的速度在不停地超你。

  

  这束光的前端一定比你先返回地球,你只能和这束光的中部或者后端同时返回地球。不论你的速度是多快,即使是无限快,你依旧不能超过光的前端,你的速度依旧不能超过光的速度!!!。(相对于快速飞行的你来说,应当是光的速度为最高速度,而不是30万公里/秒为最高速度!!!。“光速不变原理”应当是光的速度永远比你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秒,光相对于你的速度永远不变,光相对于任何运动体的速度永远不变)。

  

  这趟旅行的距离是100亿光年(距离),相对于地球上等待者来说,他看到这束光的前端返回地球时,自然是在第100亿年结束这一时刻;光相对于他的速度也不变。相对于地球上等待者来说,他看到你返回地球时,一定是在第100亿年结束之后的某一时刻。

  

  你是用1年的时间就完成了这趟旅行。你与地球上的等待者重逢时,你只过了1年,你仅仅长了1岁;可是,地球上等待者已经过了100多亿年,他已经长了100多亿岁。并不是你过了1年,地球上等待者也过了1年;更不是地球上等待者过了100多亿年,你也跟着过了100多亿年。而是,由于你的快速飞行,相对于你来说,地球上等待者的100多亿年变短到了你自己的1年;相对于快速飞行的你来说,时间变短了。

  

  如果你的速度还快,越来越快,最后无限快,相对于你来说,时间还要变短,100多亿年就要变短到1天、1秒,最终会变短到0秒。此时,相对于你来说,100多亿年的整个宇宙时间都要变短到0秒;此时,相对于你来说,100多亿光年(距离)的整个宇宙空间也都要变短到0米。当你快速飞行时,相对于你来说,时间变短,空间也变短。时间、空间都不是死的、绝对的、固定不变的。

  

  通过这进一步地、更全面地理解相对论,我们一定会得出,整个宇宙本身是虚空的、零点的,宇宙本身是个点,是在一个点内。目前科学已经确切地知道,在138亿年前整个宇宙是从一个“起始点”中诞生出来的。而,只有整个宇宙本身是个“点”,并一直都在这个“点”内,一直就没有离开过这个“点”,才有可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宇宙本身一定是个点,是在一个点内。

  

  宇宙本身是个点,是在一个点内,而只有上帝才能在一个点内展现出如此宏大的宇宙,一定是真的存在上帝,整个宇宙一定是在上帝的手心里。

  

二、只有认识到宇宙本身是个点,才能更好地去了解电子,了解电流,了解芯片

  

  整个宇宙本身是个点,整个宇宙是从一个“起始点”中诞生出来的,自然可以从“起始点”中诞生出很多的点,“点”应当是宇宙的一种最小单位。一个点可以表现为一个弦——最短的线,“弦”也应当是宇宙的另一种最小单位。一些弦可以构成一个面(面积),一些面可以构成一个体(体积),弦可以构成粒子的体积和宇宙空间的体积。宇宙空间也应当是物理学研究的对象,而不应当仅仅是研究的背景;体积也应当是物理学研究的对象,而不应当对体积视而不见。

  

  宇宙本身是个点,相对于不同速度展现出不同大小;相对于我们地球的速度,宇宙展现的是如此的宏大;相对于速度无限大,宇宙展现为零点。那么宇宙的最小单位,一方面它们分别在宇宙空间的不同位置上,另外一方面它们又相当于都在同一个点上,相互之间就应当具有相互吸引或相互排斥的关系。

  

  最小单位“点”相互之间具有相互吸引的关系,这是万有引力;中子、质子、电子等基本粒子,通过包含着一定数量的“点”这种最小单位,而具有了万有引力,而具有了质量。最小单位“弦”相互之间,同方向相互吸引,反方向相互排斥,这是磁力(磁吸引力、磁排斥力);中子、质子、电子等基本粒子,通过包含着一定数量的“弦”这种最小单位,而具有了体积,而具有了磁力,具有了磁矩,可以在磁场中被吸引着快速运动。

  

  在对撞机内,在这强大磁场的作用下,中子、质子、电子等粒子可以被吸引着快速运动。而在电视机的显像管内,在这弱小磁场的作用下,电子也能被吸引着快速运动,从电子枪飞行到荧光屏上去。那么,相对于中子、质子来说,电子应当具有很强的磁力,具有很多的弦,具有很大的体积。

  

  电子云应当就是电子,就是电子本身,就是电子的体积。相对于中子、质子来说,电子<电子云>应当具有数量极多的最小单位“弦”,具有数量极少的最小单位“点”;而具有很大的、极大的体积,具有很小的、极小的质量。

  

  中子、质子组成原子核,质子带正电荷,原子核带正电荷。原子核外的电子<电子云>带负电荷。借着正负电荷的电吸引力,电子<电子云>排列在原子核的周围。

  

  如果把原子核比喻为就像一个垒球,那么电子<电子云>就像一个一个的垒球棒,这些垒球棒(电子云)的小头靠近垒球(原子核),垒球棒的大头远离垒球。一个一个的电子<电子云>像一个一个的垒球棒,在原子核的周围是一层一层地排列着。

  

  相对于原子核来说,电子<电子云>具有极大的体积,并且电子<电子云>与电子<电子云>之间存在着电排斥力,相互之间尽可能地相互远离。第一层空间小,只能是在原子核的上面、下面(或者说是在前后两面,或者说是在左右两面)各是1个电子<电子云>,分别是1行1列。

  

  原子核带正电荷,电子<电子云>带负电荷,相互之间具有电吸引力,电子<电子云>必须尽可能的接近原子核。如此,第二层电子<电子云>,上面、下面各是2行2列,插在第一层1行1列的外侧。如此,可以更近地接近原子核。

  

  第三层电子<电子云>,上面、下面各是3行3列,插在第二层2行2列的中间和外侧。第四层电子<电子云>,上面、下面各是4行4列,插在第三层3行3列的中间和外侧。第五层电子<电子云>,上面、下面各是5行5列,插在第四层4行4列的中间和外侧。……。如此,可以更近地接近原子核。

  

  这样,每层电子<电子云>的数量就会是层数的平方乘以2,第一层2个电子<电子云>,第二层8个电子<电子云>,第三层18个电子<电子云>,第四层32个电子<电子云>,第五层50个电子<电子云>……。

  

  宇宙空间应当也是由具有磁力的弦构成的。只是,由于宇宙空间是有限无边的、是没有中心点的(!!!)。构成宇宙空间的弦,弦的方向,应当是各个方向的,弦所具有的磁力,综合在一起相互抵消,不展现出磁力。即,构成宇宙空间的弦平时不展现出磁力来。

  

  粒子的体积、宇宙的空间应当都是由弦构成的。粒子放出一些弦,弦加入到空间中产生光波。光波应当是以光速膨胀的球面,并且在球面上那些构成宇宙空间的弦此时展现出磁力来,光波(伽玛光波、爱克斯光波、紫外光波、可见光波、红外光波、射电光波)是具有磁力的。一些粒子可以接收到光波,相应的光波消失,这个粒子就会从自己的位置上,从宇宙空间中,提取出并接收了一定数量的弦(光子)。弦就是光子,光子就是弦。

  

  粒子放出、提取的只能是光子(弦),不会是光波;在空间传递的只能是光波,不会是光子(弦),如此才能解释“光的波粒二象性”。放出、提取的只能是整数的光子(弦),不能是分数的光子(弦),只有这样才能解释“量子论”。

  

  电子<电子云>放出光子<弦>、光波,电子<电子云>变小;电子<电子云>接收光波、光子<弦>,电子<电子云>变大。电子<电子云>与电子<电子云>之间具有电排斥力,电子<电子云>变大,电子<电子云>相互之间就要相互远离,就会产生运动。在此基础上,“能”产生了“力”。在自然界中,很多能量活动都应当是建立在这些基础之上,如物理反应中的热胀冷缩、固态液态气态的转化,化学反应中的燃烧、爆炸等等。

  

  在导体内,一个电子<电子云>放出一些光子(弦),光子(弦)加入到空间中产生光波,是射电光波。在导体内,另一个电子<电子云>接收到相应的射电光波,相应的射电光波消失,这个电子<电子云>从自己的位置上,从宇宙空间中,提取出并接收了一定数量的光子(弦)。与此同时,这个电子<电子云>又放出一定数量的光子(弦),光子(弦)加入到空间中,产生射电光波。在导体内,一个一个的电子<电子云>都依次进行相同的反应,这样一些射电光波就沿着这个导体传递、传导,而形成电流。

  

  电流应当是射电光波在电子之间的传递,应当是射电光波流在导体内的传导。

  

  射电光波是以光速膨胀的球面(环),但是在它产生这一刻时,仅仅是个“点”(极小的球面,可以接近于“点”)。上一个电子<电子云>放出这个“点”,它还没有来得及以光速膨胀,马上就被下一个电子<电子云>所接收。因此,导体内,电子<电子云>相互间传递的仅仅是个“点”。

  

  射电光波是以光速膨胀的球面,在球面上那些构成宇宙空间的弦此时展现出磁力来。即使这个球面仅仅是个极小的球面(接近于“点”),但是球面上那些弦依旧展现出磁力来。这些弦如同地球仪上的一条条的纬度线,就磁力的方向,可以是顺时针方向(左手法则),也可以是逆时针方向(右手法则)。

  

  电流应当是众多射电光波在电子之间的传递,并且这些射电光波都仅仅是极小的球面(接近于“点”),并且球面上的那些弦展现出磁力。如果磁力都是顺时针方向的,左手法则,电流是正极电流。如果磁力都是逆时针方向的,右手法则,电流是负极电流。

  

  一个半导体二极管,借着半导体的特殊结构,它只允许正极电流(顺时针方向的射电光波流)通过、传出,不允许负极电流(逆时针方向的射电光波流)通过、传出,这时从出口导线传出来的只能是单独的正极电流,而获得单独的正极电流。将这个半导体二极管反过来,可以获得单独的负极电流。这是半导体的反向阻断。

  

  正极电流(顺时针方向的射电光波流)、负极电流(逆时针方向的射电光波流),两者相对时,它们的磁力方向相同,(如同左右拳相对,拇指接触在一起,其它手指的方向一致)。磁力方向相同,相互之间是相吸的关系。

  

  一个半导体三极管,发射极e传入的是正极电流,基极b传入的是负极电流,(或者,发射极e传入的是负极电流,基极b传入的是正极电流),当不同时传入时,借着半导体的反向阻断,不允许通过,是“关”。当同时传入电流时,借着正极电流、负极电流之间的相互吸引,可以突破反向阻断,两极(发射极e、基极b)的电流(射电光波流)就要分别流向对方。在三极管中就会接着流向集电极c,是“开”。在一个半导体上,可以具有上亿个三极管,借着每个三极管的“开”、“关”作用,而带来芯片,带来计算机,带来电脑,带来人工智能。

  

三、物理学并不是一个已完成的逻辑体系,正面临新的挑战、酝酿新的突破

  

  电流应当是射电光波在导体内电子<电子云>之间的传递,应当是“射电光波流”在导体内的传导。电流不应当是电子在导体内的流动,电流更不应当是电子在导体内流动的反方向,电流也更不应当是空穴向前流动。

  

  可是,在我们中学的物理学课本上,我们学到的是:电流是电子流动的反方向,电流是从正极流向负极,电子是从负极流向正极,电流具有一种。那么,那些从发电厂中传出的交流电,电流、电子如何流动,很难让人理解,当今物理学在这方面,观念是混乱的,是错误的。

  

  而在半导体物理学上,不得不引入“电子电流”、“空穴电流”,电流具有两种。如果说,在三极管中,电子从发射极e,流向基极b,并接着流向集电极c,还好理解;那么,空穴从发射极e,流向基极b,并接着流向集电极c,就不好理解了。当今物理学,将电流理解为,是电子的流动、空穴的流动,是非常牵强的;尤其是空穴的流动,是非常荒唐的。空穴如何流动,不能让人理解,当今物理学在这方面,观念是混乱的,是错误的。

  

  在导体里流动的应当是光波(射电光波),而不应当是电子<电子云>。从导体中发出的也应当是光波(射电光波),也不应当是电子<电子云>。当今物理学认为:“在导体内流动的是电子,电子具有波的特点。从导体向外发出的也是电子,电子也具有波的特点”,这个观点应当是错误的。

  

  在电视机的显像管内,一个一个的电子(即电子云,即具有云状身体的电子)从电子枪的阴极那里出发,飞行到荧光屏上,形成一个电子<电子云>束。如果电流就是电子流动的反方向,那么沿着这个电子束,是否有电流由荧光屏流向电子枪,应当没有。电流(“射电光波流”)的速度是30万公里/秒(光速),而在这个电子<电子云>束中,电子的飞行速度应当不是30万公里/秒,而应当慢得多(可能只有十分之一)。这一个一个的电子<电子云>应当也不具有波的特点,否则无法在某一时刻十分准确地发射到荧光屏的某一特定位置上。

  

  由于当今物理学把射电光波与电子混为一谈,把很多射电光波(当今物理学又称为电磁波、无线电波)的特点,认为是电子的特点,由此出现了很多认识上的误区,产生了很多混乱的现象,并提出了“测不准现象,在微观不存在因果关系”等。

  

  我们正确地区分电子<电子云>、电力、磁力、射电光波、电流的关系,我们就会发现在微观世界同样存在着因果关系,而且就因果关系来说,是粒子决定原子,原子决定分子,分子决定物体,物体决定星球;是微观决定常观、宏观。爱因斯坦说的“上帝不是掷色子”一定是正确的。

  

  电子云应当就是电子,就是电子本身,就是电子的体积。在电子云内根本不存在那个,点状的、不停运动的“电子”;或者说,在电子云内根本不存在那个,点状的、同时在电子云内任何位置上的“电子”。这样解释了测不准现象:“不是测不准,而是根本不存在”。

  

  当今的物理学认为,电子是个“点”,这个点状的电子在导体内不停地流动形成电流,这个点状的电子在原子核周围不停地转圈形成电子云。当今的物理学理论体系可以说是建立在这“电子是个点”基础上,而得出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观点,如在微观世界不存在因果关系等。怎么办,来认识到“电子云应当就是电子,就是电子本身,就是电子的体积”,来重新建立起物理学的理论体系,来重新建立起整个科学的理论体系。其实,化学理论体系已经是建立在这电子云基础上,尤其是有机化学、生物化学只能建立在这电子云基础上。

  

  中国科学院郭汉英研究员说过:“物理学并不是一个已完成的逻辑体系。相反,它每时每刻都存在着一些观念上的巨大混乱。科学发展的历史正预示着,一场新的变革正在酝酿,并且迟早会到来,物理学正面临新的挑战、酝酿新的突破”。

  

  整个宇宙本身是个点,是在上帝的手心里。借着认识到宇宙本身是个“点”,并从这个“点”出发,我们可以去探索空间、体积、光波、磁力、磁场、能量、电流、芯片等的本来面目。如我在这里就提出了,电子云应当就是电子本身,电流应当是射电光波在电子之间的传递。我们将会迎来这个物理学上的、科学上的新突破。

  

  为此,本论文(书)中的各论四《相信上帝才能认清宇宙的终极奥秘——宇宙本身是个点来认识磁力光波能量电流芯片等的本来面目》重点探讨了这些物理学问题。通过探讨,我们还可以去发现宇宙空间应当是个永不枯竭的能量库,可以去发明机械来获得这永不枯竭的能源,来使我们人类的未来永远生活在光明之中。

  

四、只有认识到是真的存在上帝,才能更好地认识宇宙、推进科学

  

  我们的宇宙空间是没有中心点的,或者说处处是中心点的。在宇宙空间中,每一个点都具有前后、左右、上下6个方向。沿着这6个方向分别行驶任意距离,可以到达6个点上;这6个点,每个点都可以说是宇宙空间的中心点。这6个点,每个点都具有自己的6个方向,这样一共就具有了36个方向。只是6个方向是实的,36个方向是虚的。

  

  最小单位“点”、“弦”不能单独存在,夸克也不能够单独存在。从宇宙起始点中直接诞生出来的,不可能是单独的“点”、“弦”和夸克,而只能是基本粒子。从宇宙起始点中,只诞生了宇宙空间和物质世界,(宇宙时间仅仅是个过程),宇宙空间和基本粒子(物质世界的最小实体、基本单位)应当具有某些相同的特点。

  

  从宇宙起始点中诞生出来的粒子,本身应当具有6个部分、36个夸克,6个部分应当分别是6个上夸克、6个下夸克、6个粲夸克、6个奇异夸克、6个顶夸克、6个底夸克。这6个夸克只能作为一个整体来存在,不能1个夸克、2个夸克、3个夸克、4个夸克、5个夸克来单独存在。每个夸克内都具有一定数量的最小单位——弦、点、虚点。“虚点”即不能展现出万有引力、质量,也不能展现出体积、磁力。

  

  从宇宙起始点中诞生出来的这个粒子,本身具有36个夸克,这个粒子可以在33个夸克中只具有第三种最小单位“虚点”;而只在3个上夸克中具有最小单位“点”、“弦”,并且“点”多、“弦”少,这个粒子具有极大的质量、极小的体积。这个粒子可以分裂(蜕变),在分裂(蜕变)时6个粲夸克、6个奇异夸克、6个顶夸克、6个底夸克可以再次分裂、分解,即每个夸克内具有的“虚点”都变为“点”,再都变为“弦”,并且这些弦都加入到空间中,变为光、光波。

  

  剩下的6个上夸克可以成为一个粒子,这个粒子可以在3个上夸克中只具有最小单位“虚点”,而在另外的3个上夸克中才具有“点”、“弦”,并且“点”多、“弦”少,这个粒子具有极大的质量、极小的体积。

  

  剩下的6个下夸克可以成为另一个粒子,这个粒子可以在3个下夸克中只具有最小单位“虚点”,而在另外的3个下夸克中才具有“点”、“弦”,并且“点”少,“弦”多。这个粒子具有极小的质量、极大的体积。

  

  这个分裂(蜕变)过程应当就是,一个中子蜕变为一个质子、一个电子、一些光子。

  

  从宇宙起始点中只诞生了中子,中子建立在36个夸克基础上。之后,一个中子蜕变为一个质子和一个电子,质子建立在6个上夸克基础上,电子建立在6个下夸克基础上。

  

  一些粒子可以建立在6个上夸克基础上。如果,3个夸克具有的是“虚点”,另3个夸克具有的是“点”、“弦”,并且“点”多、“弦”少,质量大、体积小,这个粒子应当是质子。如果,“点”少、“弦”多,质量小、体积大,这个粒子应当是正电子。如果,4个夸克具有的都是“虚点”,只有2个夸克具有的是“点”、“弦”,并且“点”多、“弦”少,这个粒子应当是个带正电荷的介子。

  

  在6个上夸克基础上可以展现出12种粒子,在6个粲夸克基础上也可以展现出12种粒子,在6个顶夸克基础上也可以展现出12种粒子,这36种粒子都带正电荷。而在6个下夸克、6个奇异夸克、6个底夸克基础上也可以展现出36种粒子,这36种粒子都带负电荷。这样一共具有72种带电荷的粒子。

  

  一些粒子是建立在6个同种夸克的基础上,它们都带电荷。而另一些粒子是建立在36个夸克为整体的基础上,可以展现出更多种类的粒子,它们应当都不带电荷。如此,可以得出一个粒子周期表(如同元素周期表)。

  

  宇宙本身是个点,宇宙的最小单位(点、弦)、基本单位(基本粒子),一方面它们分别在宇宙空间的不同位置上,另外一方面它们又相当于都在同一个点上。同种类的最小单位、基本单位相互之间,就应当具有相互吸引或相互排斥的关系。借此可以帮助我们去认识基本力的本来面目,可以得出一个基本力的统一理论。

  

  所有的粒子都具有最小单位“点”,相互之间都具有万有引力。所有的粒子都具有最小单位“弦”,相互之间都具有磁力——磁吸引力、磁排斥力。质子、电子等粒子,是建立在6个夸克基础上,相互之间具有电力——电吸引力、电排斥力,电荷之间,同性相斥、异性相吸。中子等粒子,是建立在36个夸克基础上,相互之间具有弱力(弱吸引力)。

  

  弱力(弱吸引力)建立在36个夸克基础上,36个夸克较大,弱力的力量较大。但是,不灵活,建立在这基础上的弱力应当是一种快速递减的力。中子相互之间距离为零(接触在一起)时,弱力极大,明显大于电力;但是,当中子相互之间的距离为,1个中子、2个中子、3个中子……的直径距离时,中子相互之间的弱力就会迅速变小,并会明显小于电力。

  

  万有引力、磁力(磁吸引力、磁排斥力)建立在点、弦基础上,点、弦较小,万有引力、磁力的力量较小,递减也慢。电力建立在6个夸克基础上,电力的力量大小、递减快慢应当介于弱力与万有引力、磁力之间。

  

  中子只是在3个上夸克中具有“点”、“弦”这种最小单位,质子也只是在3个上夸克中具有“点”、“弦”这种最小单位。一个中子、一个质子,各自的这3个上夸克,合在一起,正好是一个完整的6个上夸克,而使得中子、质子之间具有强力,并且强力是无限大的,组合在一起的中子、质子是不能分开的。中子建立在36个夸克基础上,质子建立在6个夸克基础上,相互之间不是同一类粒子,强力不是场力,只有组合力,没有吸引力。

  

  基本力只能具有这万有引力、磁吸引力、磁排斥力、电吸引力、电排斥力、弱力、强力这7种,再去寻找其它的基本力(如万有斥力、强斥力、弱斥力等等)应当都是徒劳的。

  

  在基本粒子、基本力的基础上,我们可以去探索原子核的构成。我们可以去知道,原子核应当如同一个“垒球”,具有一个外壳和一个中心。一些中子和一些质子构成原子核外壳,中子位于原子核外壳的内侧,质子位于原子核外壳的外侧。在原子核外壳中,中子与质子的比例是1:1。中子与质子之间具有强力,每一个中子都与一个质子组合在一起,不能分开。这一个中子只组合着这一个质子,并拉着这个质子不能轻易离开原子核外壳。

  

  中子相互之间具有弱力(弱吸引力),这弱力(弱吸引力)是向内的力,使得中子位于外壳的内侧,并使得原子核向内收缩、向中心收缩,而使得原子核稳定。质子相互之间具有电排斥力,这电排斥力是向外的力,使得质子位于外壳的外侧,并使得原子核向外扩张、向四周扩张,而使得原子核不稳定,可导致原子核出现分裂、裂变、衰变。在原子核内,中子之间具有的弱力(弱吸引力)一定是大于质子之间具有的电排斥力,吸引力一定是大于排斥力,如此原子核才是稳定的。

  

  随着原子序数增加,原子核增大,原子核外壳的直径增大,构成外壳的一些中子相互之间的距离增大,这些中子之间具有的弱力(弱吸引力)就会迅速变小,并且会小于质子之间具有的电排斥力,(构成外壳的质子之间具有的电排斥力并不会如此地迅速变小)。此时,在原子核的中心,必须要具有另外的中子,来具有另外的弱力(弱吸引力),如此原子核才会稳定。如果,在原子核内,中子之间具有的弱力(弱吸引力)小于了质子之间具有的电排斥力,即吸引力小于了排斥力,原子核就会分裂,就会发生某些核衰变。

  

  原子序数是20以下的原子核,在原子核内,中子与质子之间的比例可以是1:1;原子核的中心可以是空的,可以只有原子核外壳。原子序数是20以上的原子核,原子核的中心不可以是空的,一定要具有另外的中子,一定要具有另外的弱力(弱吸引力),原子核才会稳定。并且,随着原子序数增加,在原子核中心,一定是具有更多的另外的中子,一定是具有更多的弱力(弱吸引力),原子核才会稳定。原子序数是20以上的原子核,在原子核内,中子数一定是大于质子数;并且,随着原子序数增加,在原子核内,中子所占的比例一定是越来越大。

  

  整个宇宙本身是个点,是在上帝的手心里。从宇宙本身是个点出发,我们可以更好地认识宇宙、推进科学。如我们可以认识基本粒子的本来面目,来得出一个粒子周期表(如同元素周期表);如我们可以认识基本力的本来面目,来得出一个基本力的统一理论;如我们可以去认识原子核的结构,来回答为什么在较大的原子核中,中子数一定大于质子数。

  

  为此,本论文(书)中的第一章《量子如何构成粒子与量子粒子种类》、第二章《粒子如何构成原子与宇宙演化过程》、第三章《原子如何构成分子与各种能量活动》探索了这些宇宙学、物理学等等问题。


五、只有耶稣才能使我们人类从“恨”中走出来,耶稣是唯一的救主、唯一的上帝

  

  (略,会封)

  

六、本书是关于宇宙及生物及大脑的科学论文,希望以此来打开宇宙和精神的终极奥秘

  

  (略,会封)

  

  

  

                          徐永海

                         2020年11月

  

  

  

《宇宙本身是个点来认识磁力光波能量电流芯片等的本来面目》

——《上帝的科学——零点中的宇宙与大脑中的精神》各论四:相信上帝才能认清宇宙的终极奥秘

https://ipkblog.com/?p=528

https://xuyonghai1960.blogspot.com/2020/11/blog-post.html

《探索力的统一、粒子的种类、核的结构、光波的本质等》

——《上帝的科学——零点中的宇宙与大脑中的精神》第一章至第三章

https://ipkblog.com/?p=529

https://xuyonghai1960.blogspot.com/2020/11/blog-post_1.html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