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症应是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
2020-08-07 08:16:24
  • 0
  • 0
  • 0
  • 0

神经症应是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

  

(本文为《上帝的科学》附录二

  

北医(现北京大学医学部)79级徐永海

  

附录二:神经症应是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

  

  (神经症的主要病因应当是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对于这些神经症,宗教信仰应当是最好的心理治疗。当然,其他原因也可带来情绪异常,带来神经症,此时就应当以其他治疗为主。尤其是脑生理生化活动异常带来的神经症,此时的治疗就应当以药物治疗为主。而,精神分裂症、躁狂抑郁性精神病等重型精神病,病因主要是脑生理生化发生病变,与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没有关系,在治疗上只能是以药物治疗为主。)

  

  

1、强迫症等应是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信仰耶稣是最好的心理治疗

  

  我们人类具有强迫心理的天性。如,当人们面临无助、困难的处境时,人们就会强迫自己必须去穿戴、去佩带某些吉祥物,必须去进行某些礼拜、膜拜、跪拜等宗教活动。例如一些中国人到了本命年时,为了避免厄运,必须穿红色的内衣、袜子,系红色的腰带。否则,就会感到紧张、不安、闹心等,就会具有这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

  

  强迫心理是一种内在动力(尤其是当人们面临无助、困难的处境时!!!),人们必须去满足它,必须去进行一些礼拜、膜拜、跪拜等宗教活动。否则,不安、闹心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就会有可能持续存在。

  

  在原始时代,在宗教活动中,人们所礼拜、膜拜、跪拜的“神灵”多原是本民族的民族英雄(战斗英雄),被人们说成了神灵。借着礼拜、膜拜、跪拜神灵等宗教活动,人们可以更好的崇拜、效法英雄(神灵),来具有英雄那样的心——强烈地恨那些敌对的民族及人,出于强烈的恨,可以勇敢杀敌,甘愿流血牺牲。

  

  在我们人类几十万年的原始时代,族群(种族、民族、部族、氏族)之间存在着激烈的竞争(争战),只有——每个个体都具有这“强迫心理”天性的——族群(种族、民族、部族、氏族)才能生存下来、延续下来。那些——每个个体不具有这“强迫心理”天性的——族群(种族、民族、部族、氏族)都被淘汰掉了、不能延续下来。

  

  借着进化,我们人类逐渐具有了这“强迫心理”的天性。借着进化,我们当今的每一个人也都具有这“强迫心理”的天性。到了青春期后,人们就会具有不安、闹心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尤其是当人们面临无助、困难的处境时),而使得人们必须去进行礼拜、膜拜、跪拜等宗教活动。

  

  如果不去进行礼拜、膜拜、跪拜等宗教活动(即在宗教信仰上处于营养不良状态!!!),不安、闹心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就会有可能持续存在,就会有可能患上强迫症、焦虑症、恐怖症等神经症。

  

  强迫症(强迫性神经症)可表现为:

  

  强迫怀疑:例如,出门后总是怀疑门窗是否关好了;必须回去再检查一遍,甚至二遍、三遍……。

  

  强迫性穷思竭虑:例如,总是反复思索,树叶为什么是绿色的,而不是其他颜色?有时达到欲罢不能,以至食不甘味,卧不能眠,无法解脱。

  

  强迫联想:例如,当想起“和平”,立即联想起“战争”;当看到“拥护……”,立即联想到“打倒……”等。

  

  强迫意向:例如,走到高处,有一种想往下跳的内心冲动;抱着自己心爱的小孩走到河边,有一种想把小孩往河里扔的意向。

  

  强迫清洗:过分担心脏物、毒物或细菌的污染,总是反复洗手、洗澡或洗衣服;不仅自己反复清洗,而且要求与他一道生活的人也要反复清洗。

  

  强迫性仪式动作:例如,患者出门时,必须先左腿跨出门,否则患者便感到强烈的紧张不安。

  

  强迫性计数:也属强迫性仪式动作,例如,强迫自己计数台阶,计数路边电线杆,计数窗格……等等。

  

  焦虑症(焦虑性神经症)可表现为:

  

  惊恐发作:患者正在进行日常生活,如看书、进食、散步、开会或操持家务时,突然感到心悸,好像心脏要从口腔里跳出来;胸闷、胸痛、胸前区压迫感;或呼吸困难、喉头堵塞,好像透不过气来,即将窒息。同时出现强烈的恐怖感,好像即将死亡,或即将失去理智。这种紧张心情使患者难以忍受,因而惊叫、呼救。有的出现过度换气、头晕、非真实感、多汗、面部潮红或苍白,步态不稳、震颤、手脚麻木、胃肠道不适等植物神经过度兴奋状态,以及运动性不安。此种发作,历时很短,一般5-20分钟,很少超过一小时,即可自行缓解;或以哈欠、排尿、入睡而结束发作。发作之后,患者自觉一切如常;但不久又可突然再发。

  

  预期焦虑:大多数患者在反复出现惊恐发作之后的间歇期,常担心再次发病,因而惴惴不安,也可出现一些植物神经活动亢进的症状。

  

  求助和回避行为:惊恐发作时,由于强烈的恐惧感,患者难以忍受,常立即要求给予紧急帮助。在发作的间隙期,一些患者由于担心发病时得不到帮助,因而主动回避一些活动,如不愿单独出门,不愿到人多的热闹场所,不愿乘车旅行等,或出门时要他人陪伴;即继发广场恐怖症。

  

  广泛性焦虑:主要表现为经常或持续的,无明确对象或固定内容的紧张不安,或对现实生活的某些问题过分担心或烦恼。这种紧张不安、担心或烦恼与现实很不相称,使患者感到难以忍受,但又无法摆脱;常伴有植物神经功能亢进,运动性紧张和过度警惕。

  

  焦虑和烦恼,表现为对未来可能发生的、难以预料的某种危险或不幸事件的担心。如果患者不能明确意识到他担心的对象或内容,而只是一种提心吊胆、惶恐不安的强烈内心体验者,称为自由浮动性焦虑。但经常担心的也可能是某一、两件非现实的威胁,或生活中可能发生于他自身或亲友的不幸事件。例如,担心子女出门发生车祸等。这类焦虑和烦恼其程度与现实很不相称者,称为担心的等待,是广泛焦虑的核心症状。这类患者常有恐慌的预感,终日心烦意乱,坐卧不宁,忧心忡忡,好像不幸即将降临在自己或亲人的头上。注意力难以集中,对其日常生活中的事物失去兴趣,以致学习和工作受到严重影响。

  

  运动性不安,表现为搓手顿足,来回走动,紧张不安,不能静坐,可见眼睑、面肌或手指震颤,或患者双眉紧锁,面肌和肢体肌肉紧张、疼痛、或感到肌肉抽动,经常感到疲乏。

  

  植物神经功能兴奋,常见的有心悸、心跳加快、气促和窒息感,头昏,头晕,多汗,面部发红或苍白,口干,吞咽梗塞感,胃部不适,恶心,腹疼,腹泻,尿频等症状。有的患者可出现阳痿、早泄、月经紊乱和性欲缺乏等性功能障碍。

  

  过分警觉,表现为惶恐,易惊吓,对外界刺激易出现惊跳反应;注意力难于集中;有时感到脑子一片空白;难以入睡和易惊醒;以及易激惹等。

  

  恐怖症(恐怖性神经症)可表现为:

  

  广场恐怖症:害怕到人多拥挤的场所,如会场、剧场、餐馆、菜市场、百货公司等,或排队等候。害怕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如乘坐汽车、火车、地铁、飞机等。害怕单独离家外出,或单独留在家里。害怕到空旷的场所,如狂野、空旷的公园。当患者进入这类场所或处于这种状态便感到紧张、不安、出现明显的头昏、心悸、胸闷、出汗等植物神经反应;严重时可出现人格解体体验或晕厥。由于患者有强烈的害怕,不安全感或痛苦体验,常随之而出现回避行为。在有一次或多次类似经历后,常产生预期焦虑;每当患者遇到上述情况,便会感到焦虑紧张,极力回避或拒绝进入这类场所。在有人陪伴时,患者的恐惧可以减轻或消失。

  

  社交恐怖症:害怕处于众目睽睽的场合,大家注视自己;或害怕自己当众出丑,使自己处于难堪或窘困的地步,因而害怕当众说话或表演,害怕当众进食,害怕去公共厕所解便,当众写字时控制不住手发抖,或在社交场合结结巴巴不能作答。害怕见人脸红,被别人看到,因而惴惴不安者,称赤面恐怖症。害怕与别人对视,或自认为眼睛的余光在窥视别人,因而惶恐不安者,称对视恐怖症。害怕在公共场所遇到陌生人或熟悉的人者,称对人恐怖症。害怕与异性相遇者,称异性恐怖症。

  

  单纯恐怖症:这类患者害怕的往往不是与这些物体接触,而是担心接触之后会产生可怕的后果。例如,患者不敢接触尖锐物品,害怕会用这些物品伤害别人;不敢过桥,害怕桥会塌,掉到水里去;害怕各种小动物会咬自己等。患者认识到这些害怕是过分的,不合理的,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可怕,但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恐惧;即使向患者保证,仍不能减轻他们的害怕情绪。按照患者恐惧的对象的特点,可分为以下几种类型。

  

  动物恐怖,害怕蜘蛛、昆虫、老鼠等。

  自然环境恐怖,害怕雷电、登高、临水等。

  场所恐怖,害怕进入汽车、电梯、飞机等封闭空间。

  血-伤害-注射恐怖,害怕看见流血、暴露的伤口和接受注射。

  其他特殊恐怖,如害怕引起窒息、呕吐或疾病的场所;害怕在公共厕所排尿;害怕出门找不到厕所,会把粪便排在身上等。

  

  关于强迫症、焦虑症、恐怖症的临床表现,可能还具有很多,在这里不再一一叙述。关于强迫症、焦虑症、恐怖症的病因、发病机理,可能也比较复杂,但是在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应当是一个重要的病因。

  

  饮食上的营养不良,药物治疗不是主要的,饮食中增加营养才是主要的。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强迫症、焦虑症、恐怖症等神经症,药物治疗也不是主要的,具有宗教信仰、参加宗教活动才是主要的。

  

  在宗教信仰中,通过崇拜、效法英雄,来具有英雄那样勇于牺牲的心,可以使人们在各种艰难困苦、苦难患难、失败挫折中,都能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而不再轻易具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在宗教信仰中,通过定期礼拜、膜拜、跪拜神灵,来满足“强迫心理”的天性,而不再具有由强迫心理所带来的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而使人们可以远离强迫症、焦虑症、恐怖症等神经症。

  

  在《圣经》中,使徒彼得说:“你们蒙召原是为此;因基督也为你们受过苦,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随他的脚踪行”(彼前2:21)。

  

  当我们真的“蒙召”了,即真的跟着耶稣“他的脚踪行”了,去行公义好怜悯了,去经历十字架道路上的苦难了;以此,我们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和勇于牺牲、献身、殉道的心,具有了这基督精神,具有了这内心(性情、心灵、生命)的改变,具有了这重生、得救、成圣。那么,我们可以在各种艰难困苦、苦难患难、失败挫折中,包括面临无助、困难的处境时,也都能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而不再轻易具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

  

  并且,我们众肢体定期在一起学习《圣经》,我们时常唱诗、读经、祷告、聚会,我们满足了“强迫心理”的天性,我们就会更加不具有由强迫心理所带来的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而使我们可以远离强迫症、焦虑症、恐怖症这类神经症,使我们原有的这些神经症可以得到好转、治愈。

  

  对于强迫症患者来说,只有进行了强迫行为(包括强迫思维、强迫思想),他们的不安、闹心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才会得到减轻。对一些人来说,只有进行了吸烟、酗酒、赌博、游戏、零食等不良嗜好(非不良嗜好),不安、闹心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才会得到减轻。为此,一些人具有了这些不良嗜好(非不良嗜好),这些不良嗜好(非不良嗜好)也如同是一种“强迫症”。

  

  一些人是信了宗教,但是他们并没有真的“蒙召”,即没有跟着耶稣“他的脚踪行”,没有去行公义好怜悯,没有去经历十字架道路上的苦难;以此,他们不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公义的心(希望仇敌也来认罪悔改)和勇于牺牲、献身、殉道的心,不具有这基督精神,不具有这内心(性情、心灵、生命)的改变,不具有这重生、得救、成圣。对他们来说,只有进行了礼拜、膜拜、跪拜等宗教活动,甚至是一天几次;并且恪守律法戒律、宗教教义、神学理论,如不能吃某些食物,如必须反对宇宙大爆炸理论(反对宇宙空间膨胀理论),必须反对进化论(反对神导进化论)等;不安、闹心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才会得到减轻。这些宗教教徒如同患上了另一类“强迫症”。

  

  只有,我们是真的“蒙召”了,真的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公义的心(希望仇敌也来认罪悔改)和勇于牺牲、献身、殉道的心,我们可以在任何处境中,都能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而不再轻易具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才能使我们远离强迫症、焦虑症、恐怖症这类神经症(包括远离不良嗜好这种“强迫症”,包括远离宗教教徒这种“强迫症”),使我们原有的这些神经症得到好转、治愈。

  

2、抑郁症等应是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信仰耶稣是最好的心理治疗

  

  我们人类具有自责心理的天性,尤其是当人们处于失败、不顺心的时候,人们会“莫名其妙”地自责起以前曾经做过的坏事、错事,而给自己带来抑郁、忧伤等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

  

  自责心理是一种内在动力(尤其是当人们处于失败、不顺心的时候!!!),会使得人们必须去进行一些宗教活动,来祈求神灵赦免自己的罪,以此来减轻、摆脱因“自责、自罪”所带来的抑郁、忧伤等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

  

  在原始时代,在宗教活动中,人们所祈求的这些“神灵”多原是本民族的民族英雄(战斗英雄),被人们说成了神灵。借着祈求这些神灵赦免自己的罪,人们可以更好的崇拜、效法英雄(神灵),来具有英雄那样的心——强烈地恨那些敌对的民族及人,出于强烈的恨,可以勇敢杀敌,甘愿流血牺牲。

  

  在我们人类几十万年的原始时代,族群(种族、民族、部族、氏族)之间存在着激烈的竞争(争战),只有——每个个体都具有这“自责心理”天性的——族群(种族、民族、部族、氏族)才能生存下来、延续下来。那些——每个个体不具有这“自责心理”天性的——族群(种族、民族、部族、氏族)都被淘汰掉了、不能延续下来。

  

  借着进化,我们人类逐渐具有了这“自责心理”的天性。借着进化,我们当今的每一个人也都具有这“自责心理”的天性。到了青春期后,人们时常会自责、自罪曾经做过的坏事、错事,(尤其是当人们处于失败、不顺心的时候),而使人们具有抑郁、忧伤等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而使得人们必须进行一些宗教活动,来祈求神灵赦免自己的罪;通过献祭,来贿赂神灵赦免自己的罪。

  

  如果不去进行宗教活动(即在宗教信仰上处于营养不良状态!!!),不去祈求神灵赦免自己的罪,不去献祭来贿赂神灵赦免自己的罪,抑郁、忧伤等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就会有可能持续存在,就会有可能患上抑郁症、疑病症、神经衰弱等神经症。

  

  抑郁症(抑郁性神经症)可表现为:

  

  情绪低落:病人体验到情绪低,悲伤。情绪的基调是低沉、灰暗的。病人常常诉说自己心情不好,高兴不起来。

  

  绝望:对前途感到失望,认为自己无出路,此症状常与自杀观念密切相关。

  

  无助:是与绝望密切相关的症状,对自己的现状缺乏改变的信心和决心。常见的叙述是感到自己的现状如疾病无法好转,对治疗失去信心。

  

  无用:认为自己生活毫无价值,充满了失败,一无是处。认为自己对别人带来的只有麻烦,不会对任何人有用。认为别人也不会在乎自己。

  

  情趣缺乏:是指病人对各种以前喜爱的活动缺乏兴趣,如文娱、体育活动、业余爱好等。典型者对任何事物无论好坏都缺乏兴趣,离群索居,不愿见人。

  

  乐趣丧失:是指病人无法从生活中体验到乐趣,或曰快感缺失。

  

  焦虑:焦虑与抑郁常常伴发,而且经常成为抑郁症的主要症状之一。主观的焦虑症状可以伴发一些躯体症状,如胸闷、心跳加快、尿频、出汗等,躯体症状可以掩盖主观的焦虑体验而成为临床主诉。

  

  自责自罪:病人对自己既往的一些轻微过失或错误痛加责备,认为自己的一些作为让别人感到失望。认为自己患病给家庭、社会带来巨大的负担。严重时病人会对自己的过失无限制的“上纲上线”,达到妄想的程度。

  

  注意力和记忆力下降:这类症状属于可逆性的,随着治疗的有效而缓解。认知扭曲也是重要的特征之一,如对各种事物均作出悲观的解释,对周围一切都看成灰色的。

  

  自杀观念和行为:抑郁症患者会出现自杀观念。轻者常常会想到与死亡有关的内容,或感到活着没意思,没劲;再重会有生不如死,希望毫无痛苦的死去;之后则会主动寻找自杀的方法,并反复寻求自杀。

  

  睡眠紊乱:是抑郁状态最常伴随的症状之一,也是不少病人的主诉。表现为早段失眠、中段失眠、末端失眠、睡眠感缺失等。其中以早段失眠最为常见,而以末段失眠(早醒)最具有特征性。

  

  食欲紊乱:主要表现为食欲下降和体重减轻。轻者表现为食不甘味,但进食量不一定出现明显减少,此时病人体重改变在一段时间内可能不明显。重者则完全丧失进食的欲望,体重明显下降,甚至导致营养不良。

  

  性功能减退:可以是性欲的减退乃至完全丧失。有些病人勉强维持有性行为,但无法从中体验到乐趣。

  

  精力丧失:表现为无精打采,疲乏无力,懒惰,不愿见人。

  

  疑病症(疑病性神经症)可表现为:

  

  疑病症的症状多种多样,症状可涉及身体的不同部位,患者诉述的躯体症状又有多样而模糊、明确而细致相结合的特点。如一患者诉述胃部膨胀、隐痛,而又觉胃蠕动缓慢,幽门狭窄和食物通过困难等。由此患者得出的结论是患了癌症。

  

  疑病症患者对一般人所不注意的内脏活动,如心跳、肠管蠕动等,或身体上一点不舒适感觉,如轻微疼痛、酸胀等都有很高的觉察力,并对鼻腔分泌,粪便带粘液,淋巴结肿大等特别关注。他们认为这些都是症状产生的来源和病症的所在。

  

  患者在叙述时一点也不遗漏,有些患者甚至已经把病史背诵得滚瓜烂熟,而且熟练地应用医学词汇。他们指给医生看有病的部位,或者表演如何不适。许多病人已看过不少医生和跑过不少医院。一些疑病症患者几乎跑遍了全国的大医院,找遍了各地的名医,是手提着一箱子的化验单和其他各种检查报告来求治的。

  

  患者在就诊时,他们的心情十分焦虑,有的达到全身颤抖的程度。如果医生的诊断意见不符合他们所想象的病症时,要求反复检查,并且因为担心医生查不出他们所患的疾病而耽误了治疗而焦虑,或者肯定自己患了不治之症而惊恐万状。由于整个心神为疑病所占据,严重影响生活、工作和社会适应功能。

  

  神经衰弱(神经衰弱性神经症)可表现为:

  

  衰弱症状:这是本病常有的基本症状。患者经常感到精力不足、萎靡不振、不能用脑,或脑力迟钝,肢体无力,困倦思睡;特别是工作稍久,即感注意力不能集中,思考困难,工作效率显著减退,即使充分休息也不足以恢复其疲劳感。很多患者诉述做事丢三落四,说话常常说错,记不起刚经历过的事情。

  

  兴奋症状:患者在阅读书报或收看电视等活动时精神容易兴奋,不由自主地回忆和联想增多;患者对指向性思维感到吃力,而缺乏指向的思维却很活跃,控制不住;这种现象在入睡前尤其明显,使患者深感苦恼。有的患者还对声光敏感。

  

  情绪症状:主要表现为容易烦恼和容易激惹。烦恼的内容往往涉及现实生活中的各种矛盾,感到困难重重,无法解决。另一方面则自制力减弱,遇事容易激动;或烦躁易怒,对家里的人发脾气,事后又感到后悔,对所患疾病产生疑虑,担心和紧张不安;例如,患者可因心悸、脉快而怀疑自己患了心脏病;或因腹胀,厌食而担心患了胃癌;或因治疗不佳而认为自己患的是不治之症。这种疑病心理,可加重患者焦虑和紧张情绪,形成恶性循环。可出现轻度抑郁心境,可有自责。

  

  紧张性疼痛:常由紧张情绪引起,以紧张性头痛最常见。患者感到头重、头胀、头部紧压感,或颈项僵硬;有的则诉述腰酸背痛或四肢肌肉疼痛。

  

  睡眠障碍:最常见的是入睡困难,辗转难眠,以致心情烦躁,更难入睡。其次是诉述多梦,易惊醒,或感到睡眠很浅,似乎整夜都未曾入睡。还有一些患者感到睡醒后疲乏不解,仍然困倦;或感到白天思睡,上床睡觉有觉脑子兴奋,难以成眠,表现为睡眠节律的紊乱。有的患者虽已酣然入睡,鼾声大作,但醒后坚决否认已经睡了,缺乏真实的睡眠感。这类患者为失眠而担心,苦恼,往往超过了睡眠障碍本身带来的痛苦,反映了患者对睡眠的焦虑心境。

  

  其他心理生理障碍:较常见的如,头昏、眼花、耳鸣、心悸、心慌、气短、胸闷、腹胀、消化不良、尿频、多汗、阳痿、早泄或月经紊乱等。

  

  关于抑郁症、疑病症、神经衰弱的临床表现,可能还具有很多,在这里不再一一叙述。关于抑郁症、疑病症、神经衰弱的病因、发病机理,可能也比较复杂,但是在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应当是一个重要的病因。

  

  饮食上的营养不良,药物治疗不是主要的,饮食中增加营养才是主要的。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抑郁症、疑病症、神经衰弱症等神经症,药物治疗也不是主要的,具有宗教信仰、参加宗教活动才是主要的。

  

  在宗教信仰中,通过崇拜、效法英雄,来具有英雄那样勇于牺牲的心,可以使人们在各种艰难困苦、苦难患难、失败挫折中,都能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而不再轻易具有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在宗教信仰中,通过定期进行宗教活动,来祈求神灵赦免自己的罪;献祭,来贿赂神灵赦免自己的罪,而不再具有由自责心理所带来的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而使人们可以远离抑郁症、疑病症、神经衰弱等神经症。

  

  在《圣经》中,使徒彼得说:“你们蒙召原是为此;因基督也为你们受过苦,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随他的脚踪行”(彼前2:21)。

  

  当我们真的“蒙召”了,即真的跟着耶稣“他的脚踪行”了,去行公义好怜悯了,去经历十字架道路上的苦难了;以此,我们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公义的心(希望仇敌也来认罪悔改)和勇于牺牲、献身、殉道的心,具有了这基督精神,具有了这内心(性情、心灵、生命)的改变,具有了这重生、得救、成圣。那么,我们可以在各种艰难困苦、苦难患难、失败挫折中,包括处于不顺心的时候,也都能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而不再轻易具有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

  

  并且,我们信仰了耶稣(上帝),我们坚信,为了救赎我们,为了代赎我们的罪,耶稣曾被钉十字架并降阴间(第3天复活,第40天升天)。我们坚信,耶稣(上帝)已经代赎了我们的罪,我们就会更加不再具有因“自责、自罪”所带来的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而使我们可以远离抑郁症、疑病症、神经衰弱这些神经症,使我们原有的这些神经症可以得到好转、治愈。

  

  一些人是信了宗教,但是他们并没有真的“蒙召”,即没有跟着耶稣“他的脚踪行”,没有去行公义好怜悯,没有去经历十字架道路上的苦难;以此,他们不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公义的心(希望仇敌也来认罪悔改)和勇于牺牲、献身、殉道的心,不具有这基督精神,不具有这内心(性情、心灵、生命)的改变,不具有这重生、得救、成圣。对他们来说,当他们在宗教活动时,如宗教中的歌唱、音乐、舞蹈、欢聚等活动时,他们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但是在艰难困苦、苦难患难、失败挫折中,在失败、不顺心的时候,他们依旧会具有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依旧会具有“自责、自罪”,而带来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依旧会患有抑郁症、疑病症、神经衰弱等神经症。

  

  只有,我们是真的“蒙召”了,真的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公义的心(希望仇敌也来认罪悔改)和勇于牺牲、献身、殉道的心,我们可以在任何处境中,都能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而不再轻易具有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才能使我们远离抑郁症、疑病症、神经衰弱这类神经症,使我们原有的这些神经症得到好转、治愈。

  

3、癔症应是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信仰耶稣是最好的心理治疗

  

  我们人类具有暗示心理的天性。在暗示心理、他人暗示、自我暗示基础上,人们的体能、智能可以得到超常发挥。如,面对艰难困苦、苦难患难、失败挫折,而自己又必须担负责任、勇挑重担,自己又必须坚持下来、坚韧下去;此时如果坚信神灵必在暗中保护自己、保守自己、保佑自己,必在暗中帮助自己、给自己力量、给自己能力,自己的体能、智能就可以得到超常发挥。

  

  如,可以禁食20天、30天……;本作者就曾禁食23天,虽然体重减轻了近10公斤,但是在禁食20多天时依旧还可以慢跑。在人类几十万年的历史中,在人们外出征战时,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多坚持一天可能就意味着胜利,可以使自己的团体、集体生存下来。

  

  在我们人类几十万年的原始时代,族群(种族、民族、部族、氏族)之间存在着激烈的竞争(争战),只有——每个个体都具有这“暗示心理”天性的——族群(种族、民族、部族、氏族)才能生存下来、延续下来。那些——每个个体不具有这“暗示心理”天性的——族群(种族、民族、部族、氏族)都被淘汰掉了、不能延续下来。

  

  借着进化,我们人类逐渐具有了这“暗示心理”的天性。借着进化,我们当今的每一个人也都具有这“暗示心理”的天性。具有宗教信仰,时常进行宗教活动,坚信神灵必在暗中保护自己、保守自己、保佑自己,坚信神灵必在暗中帮助自己、给自己力量、给自己能力,在暗示心理、他人暗示、自我暗示基础上,可以使自己的体能、智能得到超常发挥。

  

  在暗示心理、他人暗示、自我暗示基础上,人们的身体、心理也可以出现异常,而患上癔病——分离障碍、转换障碍、躯体形式障碍。在暗示心理、他人暗示、自我暗示基础上,人们所患的这些癔病——分离障碍、转换障碍、躯体形式障碍,也可以得到好转、治愈。

  

  如果没有宗教信仰,不去进行宗教活动(即在宗教信仰上处于营养不良状态!!!),不相信有神灵,不相信会有神灵在暗中保护自己、保守自己、保佑自己;当认为、认定自己的身体受到了某种损害(其实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受到损害),在暗示心理、他人暗示、自我暗示基础上,可以使自己患上癔症——分离障碍、转换障碍、躯体形式障碍。

  

  癔症(分离障碍、转换障碍、躯体形式障碍)是一类没有器质性病变的疾病。如当癔症患者表现为肢体瘫痪时,并不是肢体真的有了什么病变。如当表现为视觉障碍时,并不是眼睛真的有了什么病变。癔症患者所表现出来的肢体瘫痪也好、视觉障碍也好,等等,都是建立在暗示心理、他人暗示、自我暗示基础上。

  

  当人们处于艰难困苦、苦难患难、失败挫折中,遇到负性生活事件(如家人死亡、离婚、失业等等)、内心冲突、情绪激动时,一些人会在内心中希望——通过患病——来获得周围人的关心,或者来逃避某些责任。那么在暗示心理、他人暗示、自我暗示基础上,他们就会有可能患上癔症(分离障碍、转换障碍、躯体形式障碍等)。

  

  躯体形式障碍可表现为:

  

  (关于躯体形式障碍,《精神病学》第4版写到:“这类病人在各种医疗机构中都可以遇见,无论是门诊还是住院。在国外,有人发现内科门诊中40%以上患者的躯体主诉查无实据”。)

  

  躯体化障碍:临床表现为多种、反复出现、经常变化的躯体不适和疼痛;各种医学检查不能证实有任何器质性病变足以解释其躯体症状,常导致患者长期反复就医和显著的社会功能障碍。最常见的症状可归纳为4类。

  

  1、疼痛:这是一组经常存在的症状。部位常很广泛,如头部、颈部、腹部、背部、关节、胸部、直肠等各种性质的疼痛,不固定于一处,可发生于月经期、性交或排尿时。

  

  2、胃肠道症状:这一组也很常见,如嗳气、反酸、恶心、呕吐、腹胀、腹泻或某些食物引起特别不适。胃肠道检查仅见浅表性胃炎或胃肠道激惹综合征,难以解释患者经常存在的严重症状。

  

  3、性功能障碍:常见的有:性冷淡、勃起和射精障碍、经期紊乱、经血过多等。

  

  4、假性神经症状:这类症状提示神经系统疾病,但检查不能发现神经系统器质性损害证据。常见的有:共济失调、肢体瘫痪或无力、吞咽困难或咽部梗阻感、失音、尿潴留、触觉或痛觉缺失、复视、失明、失聪、抽搐等转换症状。

  

  未分化躯体形式障碍:患者诉述一种或多种躯体症状,为此感到痛苦;但医学检查不能发现躯体疾病和任何器质性病变证据,有显著的社会功能障碍。常见的症状如:疲乏无力、食欲缺乏,以及胃肠道或泌尿系统不适。

  

  躯体形式疼痛障碍:主要表现为各种部位的持久性疼痛,使患者感到痛苦,或影响其社会功能,但医学检查不能发现疼痛部位有任何器质性病变,足以引起这类持久性疼痛症状。典型的疼痛部位是头痛、非典型面部痛、腰背痛和慢性盆腔痛;但身体其它任何部位均可发生疼痛。疼痛可位于体表、深部组织或内部器官;性质可为模糊的钝痛、胀痛、酸痛或锐痛。临床上有证据表明:心理因素或情绪冲突对这类疼痛的发生,加剧,持续和严重程度起了重要作用。

  

  转换障碍(转换型癔症)可表现为:

  

  肢体瘫痪:可表现为单瘫、截瘫或偏瘫,伴有肌张力增强或弛缓。有肌张力增强者常固定于某种姿势,被动活动时出现明显抵抗。

  

  肢体震颤、抽动和肌阵挛:表现为肢体粗大颤动,或不规则抽动,肌阵挛则为一群肌肉的快速抽动,类似舞蹈样动作。

  

  起立不能、步行不能:患者双下肢可活动,但不能站立,扶起则需人支撑,否则向一侧倾倒;也不能起步行走,或行走时双足并拢,呈雀跃状跳行。

  

  缄默症、失音症:患者不用语言表达意见或回答问题,但可用书写或手势与人交谈。称缄默症。想说话,但发不出声音,或只能用耳语或嘶哑的声音交谈,则称为失音症。检查神经系统和发音器官,无器质性病变,也无其它精神病症状存在。

  

  感觉缺失:表现为局部或全身皮肤缺乏感觉,如为半身感觉缺失,如为手套、袜套型感觉缺失,等等。其范围与神经发布不相一致。缺失的感觉可为痛觉、触觉、温度觉。

  

  感觉过敏:表现为皮肤局部对触觉特别敏感,轻微的抚摸可引起剧烈疼痛。

  

  感觉异常,如患者感到咽部有异物感或梗阻感,咽喉部检查不能发现异常,称为癔症球。

  

  视觉障碍:可表现为弱视、失明、管窥、同心性视野缩小,单眼复视。常突然发生,也可经过治疗,突然恢复正常。

  

  听觉障碍:多表现为突然听力丧失,电测听和听诱发电位检查正常。

  

  痉挛障碍:常于情绪激动或受到暗示时突然发生。缓慢倒地或卧于床上,呼之不应,全身僵硬,肢体一阵阵抖动,或在床上翻滚,或呈角弓反张姿势。呼吸时急时停,可有揪衣服、抓头发、捶胸、咬人等动作。有的表情痛苦、双眼噙泪,但无咬破舌头或大小便失禁。大多历时数十分钟,症状缓解。

  

  分离障碍(分离型癔症)可表现为:

  

  情绪爆发:意识障碍较轻,常在与人争吵、情绪激动时突然发作,哭啼、叫喊、在地上打滚、捶胸顿足、撕衣毁物、扯头发或以头撞墙;其言语行为有尽情发泄内心愤懑情绪的特点。在多人围观的场合发作尤为剧烈,一般历时数十分钟即可安静下来。事后可有部分遗忘。

  

  癔症样精神病:在受到严重的精神创伤之后突发起病。主要表现为明显的行为紊乱,哭笑无常,短暂的幻觉、妄想和思维障碍,以及人格解体等,其症状多变,多发生于表演型人格的女性,病程很少超过三星期,可突然恢复常态,而无后遗症,但可复发。

  

  癔症性假性痴呆:患者在精神创伤之后突然出现严重智力障碍,甚至对最简单的问题和自身状况也不能做出正确回答,或给予近似的回答,给人以呆滞的印象。但无脑器质性病变或其他精神病存在,有别于器质性或抑郁性假性痴呆。

  

  分离性遗忘症:患者没有脑器质性损害,而对自己经历的重大事件突然失去记忆;被遗忘的事件往往与精神创伤有关,并非由于偶然原因而想不起来。如果只限于某一段时间内发生的事件不能回忆,称局限性或选择性遗忘;对以往全部生活失去记忆者则称为广泛型遗忘。

  

  分离性神游症:患者突然从家中或工作场所出走,到外地旅行;旅行地点可能是以往熟悉和有感情意义的地方。此时患者意识范围缩小,但日常的基本生活(如饮食起居)能力和简单的社交接触(如购票、乘车、问路等)依然保持;有的患者忘却了自己既往的经历,而以新的身份出现,他人不能看出其言行和外表有明显异常;历时几十分钟到几天,清醒之后对病中经过不能回忆。

  

  分离性木僵状态:精神创伤之后或为创伤体验所触发,出现较深的意识障碍,在相当长时间维持固定的姿势,仰卧或坐着,没有言语和随意动作,对光线、声音和疼痛刺激没有反应。此时患者的肌张力、姿势和呼吸可无明显异常。以手拨开其上眼睑,可见眼球向下转动,或紧闭其双眼;表明患者既非入睡,也不是处于昏迷状态。一般数十分钟即可自行醒转。

  

  分离性恍惚状态和附体状态:恍惚状态表现为明显的意识范围缩小,当事人处于自我封闭状态,其注意和意识活动局限于当前环境的一、两方面,只对环境中个别刺激产生反应,典型的恍惚状态见于催眠、巫术或迷信活动中施术者与“鬼”、“神”进行交往之际。处于恍惚状态的人,如果其身份为神灵或已死去的人所替代,声称自己是某神或已死去的某人在说话,则称为附体状态。

  

  关于癔症(分离障碍、转换障碍、躯体形式障碍)的临床表现,可能还具有很多,在这里不再一一叙述。关于癔症(分离障碍、转换障碍、躯体形式障碍)的病因、发病机理,可能也比较复杂,但是在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应当是一个重要的病因。

  

  饮食上的营养不良,药物治疗不是主要的,饮食中增加营养才是主要的。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分离障碍、转换障碍、躯体形式障碍等癔症类神经症,药物治疗也不是主要的,具有宗教信仰、参加宗教活动才是主要的。

  

  在《圣经》中,使徒彼得说:“你们蒙召原是为此;因基督也为你们受过苦,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随他的脚踪行”(彼前2:21)。

  

  当我们真的“蒙召”了,即真的跟着耶稣“他的脚踪行”了,去行公义好怜悯了,去经历十字架道路上的苦难了;以此,我们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公义的心(希望仇敌也来认罪悔改)和勇于牺牲、献身、殉道的心,具有了这基督精神,具有了这内心(性情、心灵、生命)的改变,具有了这重生、得救、成圣。那么,在暗示心理、他人暗示、自我暗示基础上,我们可以真的感受到,耶稣(上帝)时时刻刻地都在保守着我们。如此,在暗示基础上,我们不会患各种癔症;即使患上,也会容易得到好转、治愈。

  

  在我们中国,一些人相信气功,在暗示、他人暗示、自我暗示基础上,当真的认为师父没有把诀窍教给自己,而使自己没有练好,而使自己走火入魔了;结果就是,真的走火入魔了,即患上癔症(气功所致精神障碍)了。当,真的认为,师父真的在给自己发功,在给自己治疗,癔症(走火入魔——气功所致精神障碍)可以得到好转、治愈。

  

  一些人是信了宗教,但是他们如同气功修炼者一样,并没有“蒙召”,即没有跟着耶稣“他的脚踪行”,没有去行公义好怜悯,没有去经历十字架道路上的苦难;以此,他们不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公义的心(希望仇敌也来认罪悔改)和勇于牺牲、献身、殉道的心,不具有这基督精神,不具有这内心(性情、心灵、生命)的改变,不具有这重生、得救、成圣。那么,在暗示心理、他人暗示、自我暗示基础上,当他们认为上帝不再保守他们,并要用疾病惩罚他们时,他们就会有可能患上癔症;当他们认为上帝又来保守他们了,不再用疾病惩罚他们了,他们所患的癔症可以得到好转、治愈。

  

  只有,我们是真的“蒙召”了,真的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公义的心(希望仇敌也来认罪悔改)和勇于牺牲、献身、殉道的心,我们可以在任何处境中,都会坚信耶稣(上帝)时时刻刻都在保守着我们,不会用疾病惩罚我们,在此暗示基础上我们不会患癔症;即使患上,也会容易得到好转、治愈。我们会坚信所有的艰难困苦、苦难患难、失败挫折,都是主耶稣对我们恩典,是为了使我们更好地走十字架道路;我们不会希望——通过患病——来逃避十字架道路,在此暗示基础上我们不会患癔症;即使患上,也会容易得到好转、治愈。

  

  (本文主要为《上帝的科学》各论三的第4至6节加上强迫症、焦虑症、恐怖症、抑郁症、疑病症、神经衰弱、癔症等神经症的临床表现编写而成。神经症的临床表现主要引自《精神病学》第二版、第四版。在本文写作过程中,作为精神科医生,我复习了《精神病学》第二版、第四版。第一版、第三版被人借走未还,不少精神病学书籍在我因基督信仰坐牢期间已丢落在我原来工作的精神病医院里。)

  

                          徐永海

                        2018年11月26日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xuyonghai@aliyun.com。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